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孤才不要做太子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流言

第一百一十六章 流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手术过后的人必定会虚弱,中医叫元气大伤,所以李承乾每天不仅要跟自己的痛觉神经抗争,还要喝各种各样的补药。
  
  让皇帝老爹给他输血,既是在赌那不知道几分之几的同血型概率,同时也是在赌不会倒霉的碰到那个什么什么病。毕竟至亲亲属之间输血的话,有极低的概率会触发那种病症,但是只要触发了,就是九成九九的死亡率。
  
  不过现在看来上天还是眷顾自己的,这两种他都没有撞上。
  
  伤口发炎是无法避免的情况,尽管孙思邈用了大量的生理盐水,还用了酒精,可是这个时代要想没有一点感染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  
  幸好老孙研究出来的几种消炎的药膏效果不错,小小的发炎终究还是压制了下来。
  
  一躺就是十天,十天后,孙思邈才允许外面的人进来。
  
  第一对进入病房的自然是帝后。
  
  “嗯,小小年纪到底是继承了朕的几分脾气。宁死不愿意当瘸子?是挺有气势的,可如果你死掉了,让朕如何自处?其心可诛!不孝至极!”
  
  虽然絮絮叨叨的没完,但是李世民却一直是笑着的。
  
  见皇帝一直在数落儿子,长孙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拍了过去:“要你多嘴,不会说话就出去,没见我儿才刚好了一点儿?”
  
  这个时候的皇后就是护崽子的母鸡,就连皇帝也是无可奈何,只能退让到一边。
  
  虽然天气转凉,长孙已经换上了厚实的衣料,可还是能看出她鼓起来的肚子。
  
  这个大概就是城阳公主了吧!
  
  “母后,您怀着妹妹,儿臣却让您担忧了,真是不孝啊!”
  
  “没什么,只要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好。对了,你怎么知道母后肚子里的是个公主?”
  
  “呃,猜的,猜的!如果是个妹妹就好了,青雀整天在病房门前走来走去的,真是烦人,要是个妹妹就不会这样了。”
  
  对李承乾的话,长孙却并不在意。肚子里的这个是男孩还是女孩儿,她都不在意。反正自己已经生了三个儿子,以后的就算都是女儿也不算什么。
  
  “你且好好养伤,朕已经下令给张俭,让他进攻库莫奚,来给你出气!这一遭,可能是你替朕受了灾。那匹马,怎么看,怎么有被人训练过的痕迹。哼!边远小族,也敢跟上国动心眼!”
  
  用不着皇帝说,李承乾也有了一点猜测。性子再烈的马,最多也就是把人摔下去罢了,为何却拼命的跑,跑的还那么快?如果那一天自己不是抱着舍一条腿换一条命的念头把左腿落在地上,减缓了一下冲击力,没准儿这条命都要完蛋了。
  
  毕竟,摔下来的地方,是一片河滩地,上面全是石头啊!
  
  “父皇,张俭不是还要提防着高丽吗?为什么要调动他去进攻库莫奚?库莫奚虽然紧挨大唐,但是它背后还有契丹和白霫靺鞨等地,大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可能啊!”
  
  大唐周边堪称群敌环伺,但是最复杂的还是东北地区,且不说有让炀帝铩羽的高丽,还有库莫奚、白霫、契丹、各种靺鞨部落,可以说是极度凌乱。这些族群几乎一直都在打仗,但是如果中原向他们之一发起进攻的话,其余的就会立刻停止干戈,合力抗敌。否则的话,隋炀帝又怎么会打不过一个高丽?
  
  棒子国土上的那些混蛋很厉害吗?只能说影响最大的还是那里乱七八糟的势力,否则的话高丽怎么可能那么难以攻打,它的力量还能比得上东突厥?
  
  李世民攥了攥拳头说:“无妨,就算不歼灭库莫奚,也要让它们知道谁才是最有实力的。原本库莫奚归附于东突厥,如今东突厥覆灭,他们竟然有意归附契丹,如此看来他们确实需要一点教训!”
  
  李承乾哑然失笑,皇帝做的决定,总是会有两个,甚至是三个目的。至于能不能解读,那就要看对皇帝有多了解了。
  
  孙思邈的咳嗽声出现在屋门口,面对主治大夫,哪怕家属的身份是皇帝皇后,也只能摸着鼻子出去,还要行礼感谢孙思邈。
  
  能受的起皇帝皇后礼数的人人少,孙思邈恰巧就是一个。
  
  把房门关闭,环境消毒一遍后,孙思邈才打开李承乾腿部的绷带,查看伤口恢复的情况。
  
  “发炎已经抑制住了,以后就算不敷药,也不会有事。你现在感觉如何?能抬得动腿吗?”
  
  李承乾尝试了一下,但是懈怠了很多天的腿,却只能稍稍抬起一点,随后伤口处传来的剧痛就让他不得不放下。
  
  “看样子没什么大碍,过几天等伤口拆线了,你就能坐轮椅出去逛一逛,晒晒太阳。至于什么时候下地走动,还不好说。现在你断裂的骨头是被铁板和铁钉固定的,一旦再断开,很容易会生出变数。”
  
  李承乾点了点头:“孙道长放心,我自己心里有数。这些天,烦劳您了!”
  
  孙思邈嘿嘿一笑:“这个没什么,别说咱俩亦师亦友的关系,就是你这个新式治疗骨伤的方法,也有很大的发掘空间。只是前两天老道又想试一次,结果那个病人忍耐不了这种疼痛,最后放弃了这种疗法。老道看你这些奇门医术,多半是华佗遗书,里面就没记载了麻沸散这种东西?”
  
  对于传说中的麻沸散,孙思邈也是好奇的很。如同太子这般的外科手术,最好是有麻沸散作为辅助,否则不是谁都有粗大的忍痛神经。关公刮骨疗伤而恍若无事,是极少见的情况,如同太子这般能咬着牙承受,最多哭出来的,都是少数,更多的人,是嘴上硬的像石头,开刀以后就哭爹喊娘。
  
  李承乾只能哭笑着摇头,自己这两个半拉的刷子,其实是剽窃自后世的,后世的麻药很多,可那东西的成分,就不是他一个外卖员能够知晓的东西了。
  
  见李承乾摇头,孙思邈叹了一口气,收拾好小剪刀等物,就出去了。他准备自己研究一下麻沸散,只要麻沸散能够研究出来,不知道能造福多少病人。
  
  孙思邈走后,访客才得以继续进来。
  
  张赟领着李泰李恪,走了进来。
  
  李泰最大的本事就是在亲近的人面前,说哭就哭。
  
  才走到床边,眼泪就噼里啪啦的掉:“皇兄你终于好转了,您可不知道,听说您从马上摔下来了,差点摔死,臣弟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好不容易打听到您在这里,但是孙老头子和父皇母后,都不允许我们进来看您。让他们这么一闹,臣弟就更害怕了....”
  
  李承乾无奈的摸了摸李泰的脑袋:“放心,皇兄现在已经没事了,过两天就能坐着轮椅出去。你要是有时间,就过来帮皇兄推轮椅,你也知道,那玩意儿自己推一会儿还行,时间长了就不成了。”
  
  李泰连连点头,李恪则找了一把椅子坐在病床旁边说:“皇兄,学院现在已经进入了正轨,学生们不仅要认字识字,还要按照您的吩咐到医学院、工学院实习。如今咱们学院种植的那一片田地已经收割,没有一个学生偷懒的。就连那些来自王公家庭的学子,都没有叫苦....”
  
  李恪不会说李泰那样的话,所以只能挑着学院里发生的趣事说。
  
  说着说着,难免要说到李纲。
  
  李泰咂吧了一下嘴,说:“皇兄,您出事的消息,我俩隐瞒了下来,至少老先生是不知道的。如今您已经脱离危险了,是不是可以告诉老先生了?”
  
  “再拖两天吧,等我能出屋的时候再亲自跟老先生说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