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绝世捕神 > 第七十六章 参悟

第七十六章 参悟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所以能入此内室者,便绝对是万中无一的好手,武功,智慧,疯狂,运气,样样都在手里,用这样的人来继承自己的衣钵,寻找自己的后裔,绝对是最佳选择。
  这竟是比江湖各大门派招徒弟,还要严酷千倍万倍的手段,风离痕很高兴自己,成为了这个幸运儿。
  也难怪这七八十年间,山洞还保持着原来模样,此地未必没有人来过,但能参透这绝世秘密的,他恐怕绝对是第一个人。
  风离痕没想到西门夫妇原来竟是如此讲究之人,屋舍之内,锅碗瓢盆,床铺桌椅,一应应用之物俱全,锅碗瓢盆,俱是石头磨制,造型巧妙,床铺桌椅,俱是木材制成,所用钉子,竟都是剑削而成,然后以掌力凿入,如此雄浑的内力,着实让风离痕瞠目结舌。
  风离痕将外面那些车上软垫都搬到屋内床上,躺倒笑道:“还是有床铺舒服,这些天睡地上,老子的腰都有些疼了!”
  那老白如何肯听?!早就跳上床来,也睡在软垫之上,然后又跳下床,然后又跳上床,跳跃嬉闹,真个是扰人不知!
  风离痕抬眼看那内室墙壁,蛛网灰尘厚厚堆积,十分难看,心中懊悔打扫之时,居然忘记了清扫墙壁。
  他也正想看看自己掌力水准到底如何,便躺在床上,轻轻用掌力慢慢拂去墙上的灰尘和蛛网。
  却也奇怪,自己悟透那内功心法之后,掌力大小竟然能够运用自如,随心使用,真个管用。
  掌上灰尘和蛛网脏物慢慢退去,露出一片片光滑的石壁来。
  石壁上居然也有图案,风离痕看了,忽然间面红耳赤,口不能言。
  原来那墙壁之上,竟然刻的都是男女之事,刻画如生,招式各异,画中人竟不是外面石壁上的男女形象,却是一对俊男少女,刻画细致,举手投足,细节之处,却是再清晰不过了。
  风离痕原本就是风流浪子,男女之事自然并非懵懂,耐着心性看了石壁上这七十多式,顿时自感之前自诩的风流倜傥不过是望眼浮云罢了。
  风离痕运功,勉强守住心智,将真气按内功心法足足运行了两个周天,方才平复了乱跳的心魔。
  你以为他想这样吗?!
  此地没有女人啊!
  他喘息已定,微笑道:“这西门夫妇,也是一代绝顶剑客和一派掌门,即便是在自己的卧室之内,夫妇之私,也不该如此这般堂而皇之,而且临终之前,也应将此图画抹去,否则在后世有缘人面前,实在有失宗师风范!!”
  他起身,又继续批判道:“更有甚者,倘若在我之后,复有有缘人来到此地,而且有缘人是个女的,岂不羞死人家?!这真是不该!!我不若做些好事为二位弥补,把这墙上男女图案抹去便好!!”
  说罢突然运功在手,就要将墙上图画尽皆抹去!!!
  忽然,风离痕的手在半空停住了,哑然失笑,笑声震动屋内,头顶灰尘不断下落,却没有一分半点落在风离痕身上!!
  接下来,风离痕居然自己扇了自己一个耳光!!!
  他笑道:“我这个凡夫俗子,竟然以小人之心,来度君子之腹!子曰,食色性也。男女之事,本来就是天地间最理所当然的伦常,男欢女爱,本就是如同吃饭睡觉一样,乃是天经地义之事!如果没有这男女之事,何来后嗣绵延?更何况,我连那杀人的剑法都视若珍宝,却视这造人的图画如洪水猛兽,实在虚伪至极!!我竟然以这天地伦常为耻,乃至嘲笑先贤,愚不可及,罪过罪过!”
  他竟跪地三叩头,向前辈赔罪!!
  磕完了头,他这才发现,此地并没有前辈的神位,也没有前辈的尸体遗骸或者骨灰,百思不得其解,姑且日后再说吧。
  折腾得这许多曲折,此时已近傍晚,风离痕肚中感到饥饿,看到桌几之上竟有几根蜡烛,便以那随身的小东西点燃了一根蜡烛。
  这根蜡烛经历数十寒暑,早已变形,却依然能够放出光芒,顿时照亮整个内室,风离痕闻了闻,很容易便能判断出,这蜡烛,竟是由蛇油所造!
  也对,此地毒蛇满地都是,西门大侠夫妇想要多少蛇油,也是取之不尽的。
  风离痕叹道:“万没想到在此时此地,我居然也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,我且打扫锅灶,吃些热食吧!”
  他清理清洗锅灶之后,便走到山洞之外,山洞之外,赫然立着数十个木头假人,都是风离痕那日从山上砍树运到此地之后,精心削琢而成。
  这是他用来练剑的。
  地上碎木很多,而且都已被毒太阳晒得干透,他便随手捡了些碎木头,进得山洞,放入石灶,点燃做饭。
  没想到这石灶竟曲径通幽,从山洞之内通向外面,而外面出口竟然没有堵塞!!
  木柴点燃之后,竟没有半分黑烟留在山洞之内,历经数十年,这烟道居然还能如此通畅,足见这西门大侠夫妇,绝不仅仅善于击剑练武,更精通奇门百术。
  风离痕不由叹道:“我生晚矣,不能侍奉尊夫妇驾前,此生抱憾!!二位放心,我一定找到你们的后人,让两位心愿得遂!!”
  他又跪地叩首三次,方才起身做饭,先将老白辛苦找来的数百年灵芝清洗切碎,再将那些袋中的鱼干肉干之类胡乱倒入锅中,用水煮熟。
  一时间芳香四溢,满屋蒸汽,这对于吃了多日烤鱼干食之类的风离痕来说,不异天上美味。
  风离痕拂去灰尘,越看越惊,上面竟然仍然刻着图画!!!
  旁边居然还有文字:“吾平生阅剑法无数,滥竽杂芜,十中有九,此足为学剑之人羞也!吾将所学精要十六剑,已刻于外室石壁之上,配以吾妻周桐桐沧浪派掌法十六章,内功心法十六章,三者相辅混合练习,天资智识浅薄之徒,亦当有所小成。”
  方才可以悟透剑法,又经历了十六次失败,差点走火入魔喷血而死,方才弄清内功修炼之法,融会贯通掌法精髓。如此成果,到您这里才得到一个有所小成的考语,真不知道您的有所大成,该是什么模样!”
  接着看,上面文字还在继续,风离痕现在以巨大定力窝在这屋顶之上,随着时间推移,身上无一处不难受,所有血管都在抖动不止。
  他这还仅仅是看看文字,而当年西门老先生居然是在这屋顶之上用剑刻字,而看他文字笔画,竟无半点错漏,想到这里,风离痕顿时冷汗直冒,如此的轻功身法和定力,狭小空间之内如此巧妙的用剑手法,是风离痕所不敢想象,不能想象的。
  如此看来,西门老先生说自己仅仅是有所小成,也真不为过。
  “吾平生何止百战,所杀无非大奸大恶,抑或沽名钓誉,狂悖挑战于吾尊前者,与此等人交手,味同嚼蜡,如履粪尿,实污吾之剑也!!”风离痕看到这里,笑道:“西门老先生你也太牛了,杀了人家,还要说人家像屎像尿!”
  “吾平生所真敬佩者,共有六人,剑法俱在吾之上,然皆以细故偶然败于吾之剑下,世人不知其中真伪,滥归虚名于吾之下。吾每思之,深夜羞惭!奈何斯人已去,如何重战?”风离痕连连叹道:“如此谦逊,比起当今这一帮杀人放火,沽名钓誉,阴谋诡计的狗贼来,不知强出多少?!佩服!”
  接着看去,“吾乃痛定思痛,改换心神,以此六者之心,看我当日当时之剑,究竟有何瑕疵。二十年之间,一一参破,方知吾昔日之剑法,实乃砍瓜切菜之糟粕也!!”
  “这是连自己也骂啦,这老爷子是要疯吧?!”风离痕苦笑道,这次他吸取教训,内力尽出,牢牢吸在顶壁之上,没掉下去。
  接着看:“第一剑,吾与西域剑客侯赛英之战。侯赛英奉西域王帖木儿之命行刺我朝皇上,吾时年十九岁,奉父命阻之于甘肃敦煌,力劝其返国,不听,遂大战三百招,侯赛英长途跋涉,体力欠佳,为吾所杀。”
  这一段话语后面居然还有细小的图画,画的都是双方当日大战具体的剑招,侯赛英执西域铁剑,重于百斤,而西门吹雪执松纹古剑,不过七八斤沉,相比之下,自然占了轻灵二字,开战之后,却落尽下风,甚至身上两处已被剑气所伤,三百招后,侯赛英逐渐有了绝杀西门吹雪的机会,却偏偏此时内力不济,反为西门吹雪一剑破其杀招,剑刺咽喉而亡!!
  石壁上刻画得十分细致,风离痕看得惊心动魄,再看后面较大的图画,却是西门吹雪数十年后思索而出的,刺杀自己之剑法!
  风离痕学的就是西门吹雪剑法,看到这一剑,后背冷汗直冒,头发中的几根散发竟不由自主的直树起来!!
  任凭西门吹雪的剑术何等精妙,竟被这一剑架过,百斤铁剑会将他连肩带臂,整个削去,然后一剑直刺心脏!
  根本没有逃避之机!!
  而最可怕的,是后来的西门吹雪竟然能够发现自己剑法中的瑕疵,并站在对手角度,想出了破解自己剑法的剑招!!
  他竟是以今日非己之己,来破解往日似己非己之己!!
  风离痕看得第一剑,不觉之间,那剑法竟似在心中扎了根一般,哪还用什么记忆图画?!
  只不想他这一分神,立刻失去平衡,啪的一声,又摔在地上!!!
  风离痕已经伸手向地上一抓,隔空抓过那柄木剑,腾身而上,一剑刺入墙壁!!
  然后将身体坐在木剑之上,继续观看!
  “第二剑,吾与青衣楼主之战;
  第三剑,吾与点苍掌门之战;
  第四剑,吾与峨眉派掌门独孤一鹤之战;
  第五剑,吾与无名岛主之战;
  第六剑,吾与白云城主之战......”
  一直看了四个时辰,直到黎明时分,风离痕方才将第六剑看罢。
  风离痕长叹一声,道:“前五剑固然已经是凡人所难仰望,而这第六剑却才是真正大有可观!原来那白云城主剑法无尘无垢,已达化境,西门吹雪当日就不能击败他,只是他被围在数万御林军和数百大内高手之中,逃无所逃,为保尊严,宁愿故意卖个破绽,死在西门吹雪剑下!而西门吹雪碍于君命,又不忍其受凡俗之辱,才不得不杀他以维护其尊严!西门吹雪苦思二十年,竟依然未曾想出比当日白云城主更好之招式,这里只是原样记录了他当日绝招,这一招叫做………”
  他的嗓子有些沙哑,却仍然十分兴奋:“天外飞仙!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